詠春

在日本賞櫻是春季的大事,電視新聞還預告各地櫻花盛開的時間,以便讓人們安排賞櫻日期。而這些年來在台灣也盛行春日裡賞櫻,許多風景名勝栽植不同種類的櫻花,花期也不一樣,遊客可以盡情享受著花開時節的浪漫。

賞櫻詠春,或有詩、詞、歌曲、繪畫、攝影等等呈現。在此我們分享名作家林文月,她在作品京都一年裡櫻花時節觀都舞一文中所描寫的櫻花與春天。

 

 

「京都人自古相信過了三月二十六的荒終,天氣就會轉暖,春天就會來臨的,然而今年的春天卻比往年整整遲了一個月。三月裡還飄了幾場粉雪,雖然輕如鵝毛,著地即化,卻因為相伴而來的刺骨寒風,頗令人有些難耐。但是進入四月之後,下過幾場雨,氣溫竟快速地一次比一次昇高,桃花和梅花相繼開放,櫻花含苞了,柳條也吐芽了。於是,有一天早晨醒來時,發覺全城的櫻花已在一夜之間開放了,疏水之堤,人行道旁,牆裡牆外,整個京都被那深深淺淺,如霞似霧的櫻花點綴得明媚無比。驟然的,春天已來臨人間了。春天用那粉紅色的櫻花具體地展現在人們眼前。」

「圓山公園在一座小阜上。地形富於自然的高低變化。園內有池塘、小橋及層層石階。又因為種植著千百棵櫻樹,而成為一般市民賞花的好去處。在櫻花季節裡,日夜開放,供人欣賞。由於今年的冬天特別冷,冷的期間又特別長,如今好不容易櫻花怒放了,大家便等不及的湧向這兒來。整個公園裡,到處鋪著草蓆,男女老少,站著、坐著、躺著,正飲酒歡樂。日本人平日多拘謹嚴肅,但是在賞花的時候卻能盡情開懷。我看到三五成群的男人,脫去了西裝上衣,用白毛巾圍著頭,正醉薰薰自得其樂的拍掌歌唱;看到一對老夫婦,在兒孫的合唱聲中,踏著搖擺不穩的步伐跳舞;也看到醉得不省人事的中年人,睡倒在碎石子路上。大家似乎盡管自己陶醉,全沒將別人放在眼中。人們醉在酒中,醉在花下,醉在暖洋洋的春光裡。

 

 

我們悠閒地揀可走的地方步行,放眼望去,櫻花處處。有淺紅泛白的山櫻,花朵飽滿,姿態挺秀;有粉紅較深的枝垂櫻,是我從前所沒見過的,花朵嬌小,枝條像柳樹一般下垂,十分柔媚動人,有人把這種枝垂櫻比喻為日本女性,真是最恰切不過了。千朵萬朵深紅淺紅的櫻花,在遠近綠葉的陪襯下,如景雲,似彩霞,實在美麗可愛。以前如果有人問我,四季之中最喜歡那一季?我總是毫不遲疑地回答:最愛秋季。如今,看過京都的櫻花,我竟不知自己是最愛秋季,還是更愛春天了。」

 

註記: 荒終 相傳從前京都附近平良山上有一和尚與少女戀愛,少女每夜搖船渡過琵琶湖去私會和尚。後來和尚變心,不願少女在訪,三月二十六日之夜,故意將燈火熄滅。是夜,月黑風高,少女迷失方向,遂溺斃湖中。從此陰魂不散,年年三月二十六日,琵琶湖上風急浪高,京都一帶天氣惡劣,過了此日,荒寒終結,氣候始真正轉暖。

本文擷取自京都一年 (林文月著)

 

 

You may also like

Leave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