放下對擁有的執著

人生真正需要的東西沒那麼多,但你卻為了不必要的東西,花了人生泰半時間跟精神

本文引應用天下雜誌

作者: 蔡璧名2016-10-21 天下雜誌出版

 

「宋人資章甫而適諸越,越人斷髮文身,无所用之。堯治天下之民,平海內之政,往見四子藐姑射之山,汾水之陽,窅然喪其天下焉。」

 

「宋人資章甫而適諸越」,從前有個宋國的商人,帶了一批禮帽前往越國販賣。沒想到越國人的頭髮都剪斷了,根本不需要帽子。古人需要禮帽是因為束有髮髻,若頭髮都剪了,又沒有一個突出來的髮髻,禮帽完全派不上用場。

 

滾滾紅塵中,有很多追求其實也是這樣。名牌包對很多女人而言,是衣櫃裏永遠還少一個的東西,就十幾二十萬地買、這樣地籌錢,會覺得自己好幸福。我到一個年齡之後,就沒再買過百貨公司一樓裏的東西,覺得這個世界要讓我掏錢或者花很多心思的東西是越來越少了。越人不需要禮帽,但你清楚哪些東西是你真的需要的嗎?有它,生命會更好嗎?如果我講這些你都沒有感覺,想要的還是很想要,那我勸你好好整理房間吧,整理一下你小時候非常珍惜的東西,現在可能覺得好佔空間想丟了它。你一定會發現,在不同的時間,「到底需要什麼」的想法會不同。你慢慢會覺得人生真正需要的東西沒那麼多,但你卻為了不必要的東西,花了人生泰半時間跟精神。

 

 

「堯治天下之民,平海內之政」,堯啊,治理天下的百姓,把海內政事都平定了。當他聽說在遙遠的姑射山,汾水之北那住著隱居的姑射四子,就動身前去拜訪。但當他聽到這四個得道的隱士談「其神凝」:徹底作到心神凝定了嗎?你的真陽之氣現下如何?你能感應的天地萬物為何?我想堯一定插不上話。

堯治天下之民,身居萬人俯首的地位,但看到姑射四子追求的跟自己不一樣,忽然有種「窅然喪其天下」的感覺。「窅然」,就是不清楚。他覺得,本來擁有的東西好像全部變成海市蜃樓,悵然若失,不再覺得自己擁有天下了。

人生最值得追求的是什麼?

 

 

我從小就想住在有院子、可以種草藥的房子,後來房價還沒有上漲時,很幸運地入手了。可當我開始醉心於太極拳後,覺得醉月湖邊遠遠比我家的院子好。當我常來湖邊,才知道臺灣大學享受最奢華的富者是誰?就是一條黃狗與黑狗。每天早晨,當我們五十幾個人擠在這個相對窄小的教室上課的時候;當校長正在辦公室忙碌,偶爾還要應付媒體的時候,那兩隻狗悠哉地躺在大草坪上休憩,最廣闊的草原、從樹蔭流瀉而下的金黃色陽光、最自然舒暢的風,牠們都可以盡情享受。

參透這件事情讓我在想,啊,其實我年輕時不必那麼辛苦貸款買房子,只要有個大小像日本膠囊旅館的住處,反正睡著了誰還知道房間美不美呢?家裏院子再大,能大過臺灣大學嗎?後來我鼓勵學生:「幾個人在臺大附近合買房子吧!」「合買?」「是啊,將來有孩子,早上帶到臺大醉月湖邊練拳、運動。接著就到臺大圖書館,利用圖書館的資源。」臺大不是公共空間嗎?為什麼要窮盡二、三十年的心力,勤勉不斷付貸款?讓孩子從小在臺大成長,看到別人就是這麼用功讀書,將來說不定就蓬生麻中地考上臺大了。

跟學生講,他們聽了都覺得挺能接受。但回去跟家長講,家長會說不要聽這個老師亂講,哪能幾個人合買房子。為什麼不能呢?旅遊時不就合住青年旅館嗎?「天地者萬物之逆旅」,人間不也是你我短暫投宿羈留的客棧?其實生命中是有很多可能的,看你認為什麼是最重要的事。

 

 

「窅然喪其天下」,這句話雖然短,卻非常有味道。如果你喜歡帽子、需要帽子,怎麼會想到有個地方的人根本不需要帽子。如果你是君王,十分得意,可別人覺得你好可憐,人生需要這麼累嗎?你好像忽然不再是整個世界的王。這個故事敦促我們想什麼?它敦促我們思考,人生最值得追求的是什麼。

世俗的功名利祿,或者儒家的立德、立功、立言,一路走來,我對於這些事有著不同的感覺。小時候覺得有名不錯,後來覺得非常可怕。因為你會失去一些自由,失去很多自己的時間。如果可以,就讓別人去吧。接受莊子思想,你的生命會有很多的改變,過去會煩惱的事情,可以不再煩惱。

 

You may also like

Leave a comment